行為過程紀錄

關於部落格
我的生活
我的故事
我用我的手記錄著
  • 69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故事會說話─談敘事治療

以專業知識、平等地位幫助人,不能輕易貼上標籤 今天當你進入學校諮商室與輔導老師洽談時,一般人通常不會與身邊周遭的人明講,因為你會被誤認為你的精神有問題,今天你之所以會被貼上標籤化,是因為傳統的諮商及治療方法的彼此位置不平等,我們彷彿將你當成是有問題的人,因此想要改變你,透過的不管是各種認知的行為改變技術,或是在作精神分析,主要都是試圖想要改變你的行為。 因為傳統的方式都是以專業的知識來瞭解你這個人,這個人是被切割的瞭解,並不是整體的瞭解,因為專業往往會擋在我們前面去瞭解這個人,後來在透過各種不同專業的實務工作時發現,治療是碰不到人的,是踩在高高在上的專家去面對人的,所以後來很多後現代的想法已經影響到心理的治療。 何謂後現代?就是解構,為什麼要解構?表示之前有沒有架構?我們所學的很多都西都有架構、步驟,這就是邏輯思維、分析,它是非常重要的,尤其是人們在工作時,人的問題很多時候並不是用邏輯、分析思維可以理解它的。人類治療學派大師普路那後來也發現,對知識的理解有兩種方式,一種是命題式的思維,講求的是邏輯、分析、理性的思維,解決問題的思維,當一個人有了問題要改變他時,講究的就是解構,要用什麼方法、策略去改變這個人?這就是命題式的思維。 但是普路那大師也漸漸發現,光是命題式的思維是不夠的,尤其看到對面這個人的問題,必須要培養另一個思維,也就是故事性的思維。我們必須培養故事性的思維,開始去傾聽、理解,一個人知識的產生是透過直覺的,可以透過故事、引喻的情感性去瞭解它。 這個理解的能力是每一個從小都具有的,只是後來因為被教育給改變了,像是變成是機器的思維,但是如果沒有像是左腦如此理性的思維,能夠經過理性的分析及判斷,相信在座各位也不會變成老師的身分。我們應該慢慢找回右腦創造的、直覺的、情感的、藝術的思維。雖然右腦的能力不見了並不會對人產生怎麼樣的影響,但是它仍然會影響到一個人的生活品質而已。因此從後現代開始,我們既然明白了解構的重要,對人的理解就要開始用不同的方式、角度去切入、去理解,以故事性的思維來處理事情及問題。 明白解構重要,透過理解方式,開始從事敘事治療 什麼是敘事治療?不僅是用認知及行為,開始用故事的方式,透過怎麼樣去聽?用聽故事的耳朵去聽別人說話,過程中是用講故事的方式,這是更合乎人性的方式,雖然古老的智慧還是蠻好用的。 到底要如何形容這個學派呢?我以一個故事與大家分享,有一個小女孩坐在美術教室裡,在繪畫課程結束之後,她還是沒有辦法離開,為什麼呢?因為她的圖畫紙還是空白的,老師感覺很奇怪過來告訴她:「哇,這個暴風雪裡面有一隻北極熊!」小女孩生氣的說:「我就是不會畫!」老師說:「那妳就畫幾筆,看以後會變成什麼?」小女孩拿起筆點了幾下說她畫好了。老師拿起紙來看了老半天,而後推到小女孩面前說:「請簽名。」 簽完名,一星期之後,小女孩走進教室,看到她的畫被鑲上金框,被貼在牆上。小女孩心裡想著,我隨便點個幾下的畫竟然會被貼到牆上展示,如果我更加用心的畫,我可以畫的更好,因此她打開水彩盒開始畫畫。她開始研究各種顏色的點,從小點到大點都有,不停的實驗、繪畫,老師稱讚她好棒,這麼有創意,可以將各種的點做變化,因此打算替她辦畫展,不久之後她的畫在學校中造成轟動。很多小朋友來參觀畫展,其中有個小男生盯著她畫的點,心裡感覺好羨慕,他說小女孩畫的真好,希望自己也可以成為畫家,小女孩告訴他:你也可以的,但是小男生說他不行,因為他連線都畫不直。小女孩拿來白紙要他畫線,小男孩直發抖,當然畫不直一條線,但是小女孩說:「很好,請簽名。」 各位老師,以上的故事就是敘事治療,我們開始在看一個人的時候,永遠看到的是他可能有的部份,因為我們不會看到他沒有的部份,傳統的治療就是認為你有問題,總是問對方:「你發生了什麼事情呢?」邏輯思考會開始去找原因,因為我們認為有因必有果,這是單一的思考方法。 其實不是這樣做的,我們不應該馬上去追究原因,我們也不相信所有的結果只有一個原因,難道所有的問題都是單一的原因造成的嗎?不是這樣的,當你一再的去挖一件事情的不好的地方,你會越挖越洩氣,這是很糟糕的。每一個人是有很多面向的,每一個人的故事也不是很單薄的,一個學生之所以會翹家,你不要輕易的將他貼上壞孩子的標籤,他或許僅是適應不良的兒童而已。 透過人性的理解,以同理心為出發點,幫助學習困難的學生 再以一個故事與大家做分享,前年與一群政治大學的老師研習敘事治療的方法,現場也坐滿了許多諮商師、社工師,感覺這個新的理念很人性化,也很符合東方人的民族性。有一位老師上臺描述他的困擾,令他傷腦筋的問題狀態是,班上有一位上課不專心的學生,常發呆,或是與同學打架,有時候也會翹課,緊張的他認為這個問題很嚴重,因此打電話告訴其家人,老師明白告知學生的父母,他並沒有打罵學生,只是用比較柔性的勸導方式,要學生聽話、要乖、要當弟妹的好榜樣。 老師說的都很有道理,但是學生的反應卻是不理不睬,或許一段時間內他不會再翹課,但是日子一久,他的壞習性又來了。老師說他已經盡力了,但是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?今天這個老師是很關心學生的好老師,他願意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其困難與大家分享,有這樣的老師是學生的福氣。這個老師的動機及出發點是良善的,因為他想要幫助他的學生。 所謂敘事治療,是要找到資源才可以幫助學生,而孩子最重要的資源是在家庭中的父母,當孩子有了問題時,通常都是由最親近的家人主動向外求助。當資源夠強壯的時候,他就有能力可以照顧孩子。以我為例,在從事諮商工作這麼多年以來,當案主一來,我會主動詢問他:「這星期有沒有故事要與我分享呢?」這一句話是充滿了期待及相信。 在敘事治療中,後現代學派對人的相信是更強烈的,相信一個人,其自我是變動的,傳統方式相信一個人是固定的,如果對人的理解是這麼樣的機械化,你永遠碰不到那個人。所謂人是變動的,是因為人每天都會變,過去不等於現在,現在也不等於未來,這一句話很有力量。因此不要再用偏見去看待你的先生及學生,以及看你周遭的親人,人是會變、會成長的,但是你應該先期待自己先要成長。 面對多變的人生,注重溝通及說故事,讓心中隱藏的話現現出來 就因為自我是變動的,因此每次我們都帶著新的眼光來看暗處,你會發現你擁有的很多,你會有很特別的發現。每一個人每一天都可以過的不同,我們就是在找那個不同之處。後現代心理學家都聽過:不同製造不同,小小的不同製造大大的不同。我們要給自己打氣、鼓勵,因為唯有有能力給自己鼓掌的人,才會有能力給他人鼓掌。在敘事治療中,我看到的是人,而不是他的角色,因此對人的相信便很重要。 敘事治療不僅是學習技術、技巧,也是學習態度及觀念,最後則是注重實踐,要去做才有用。如果想要與孩子溝通,千萬不要講太多道理,而是應該要用講故事的方式。因為我們常常忽略了自己所談的都是事情,而不是最重要的人的問題。很多事情擺在人與人的中間,而我們都沒有看到彼此了。當與孩子或學生說的口乾舌躁時,到底有沒有用呢?沒有用,因為我們看不到孩子的另一面。 同樣的一個人,他還是有很多故事的,往往一個很單薄的故事,常常卻是隱藏著許多令人心動的內容,因此在做敘事治療時,我們是在看焦點,而不是在看對方哪裡有問題。身為老師的你,是不是發自內心的去欣賞學生、肯定學生?也不是只用敷衍的方式來面對學生。每一個人都是很敏感的,因此敘事治療不再是以口頭的稱許而已,我們的肯定是來自於故事,來自於一則則活生生的故事。 做為一個諮商師及治療師,應該要將權威的位置降下來,我們不能傲慢自居、認為自己是個有智慧的人,因此要每次都要做出有智慧的建議給對方。後現代的諮商及輔導著重的是,開始要用人與人的態度,而不是用專家與人的方式來互相作對。其實敘事治療是去專家化了,用平等的方式來對待。而我們也不是開始找問題了,也不僅是要將問題解決了,而是覺得這個人比較重要,我們要先聽得懂這個人的故事,一旦能夠理解了,這個問題的通道就被打通了。 放下權威、位置平等,讓諮商過程更有功效 傳統的諮商治療師是與後現代的不一樣,後現代的治療師當聽到很感動的故事時是會哭的,大家應該都有經驗,傳統的治療師不能哭,一哭就會被批評為不專業、被說成情感反轉,會將情感反轉移到其他焦點上,這是對案主沒有幫助的。人是有感情的動物,當聽到案主能夠不畏家境困厄而能自己成長茁壯,總是令人特別感動。其實哭泣是情感發抒的方法,為什麼治療師不能哭呢?哭是發自內心,這是很自然的行為。 為什麼案主會改變呢?當他的生命第一次不但有人可以瞭解他,甚至還有人這麼的肯定他,原來他所講的話是這麼的有價值,他的故事也是具有價值性的,而且有價值到可以讓諮商師感動到想哭。從小到大,我們講話是沒有人要聽的,我們的嘴巴是被封住的,身為老師,在教學當中應該可以去尋找每一個學生不同的看法,如果你願意,用心傾聽學生說出心中的話,是增進師生關係的最佳良方。 其實,書本上所寫的不一定都是對的,從小到大,我們被灌輸了許多守則、教條、道德及觀念,人生並不是好壞對錯的問題,人生只是適合不適合的問題。很多在工作場所做事一輩子的人都曾聽過長輩對我們的叮嚀──滾石不生苔,因此在同一個工作崗位上服務、忍耐了一輩子,這就是因為被這一句話給綁住了,永遠也跨不出去。 面對一句話,你要如何理解它,真理並不是永遠的。俗話說: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。如果一個人真的相信這一句話,大家努力用功讀書,但當成績、結果不是他所期待的時候,他當然會感到很失望而憤憤不平。 真理並不是永遠,以理解、相信去面對人生課題 由此可知,傳統的真理還是適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嗎?我們要思考一下,將此價值套用在別人身上合適嗎?敘事治療開始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──沒有唯一的真理,強調的是解構,把人與問題分開。 接著要提到什麼是外化?就是說把人與問題分開。有一個人罹患憂鬱症來到我這裡,我會問他:憂鬱症是什麼時候來到你身上的?而傳統的問法卻是:你什麼時候開始憂鬱的?這兩者有何不同?差別在於前者指的是憂鬱是外來的,既然它是外來的,它當然也可以去除,對大家而言,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。 很多精神科醫生在面對病患時的傳統觀念總是以為:保持現狀,就是進步。從醫學的角度來看,這是很悲觀的。因為經過醫生這麼一講,這個病人的一生不就是永遠沒有希望了,當然病人會對自己沒有了信心。但是以我接觸過憂鬱症的個案之後,其實情形並不是這個樣子的,經過吃藥或諮商,通常他們在二至三個月之後就痊癒的人非常多,因為你只要告訴他,這個病症並不是你生命中原本就有的,它是外來的,因此你有足夠的努力的空間可以去除它。 當面對個案時,我建議每一個人可以試著將其成長故事說出來,每一個故事其實都與其目前的主流故事很不一樣,只要能夠多講幾遍,人生就會開始改變。因為故事不是反映,語言也不是反映事實,而是在創造真實。人的想像力是很可怕的,你怎麼想、怎麼相信,你就會創造那個事實。這就正如同聖嚴法師所說的:我們要說好話、做好事、存好心。因此,從現在開始,我們不要再輕易的批評自己的孩子及學生,否則他真的就會變成如你所說的那樣情況。 身為老師的我們,有時候真的應該要理解一件事,我們的話其實是很重的,尤其是對小朋友來說,這是很嚴重的課題。後現代開始強調的是為孩子著想,身為老師及父母雙重角色的我們,從今天開始要好好說話,因為在回憶我們早期孩童時期,有時候父母、老師所說的話都是蠻傷人的。 後現代開始,我們要學著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說話,包括我在內,要明確、小心的說自己應該說的話,因此今天演講開始前我就明說,我在面對學生的第一堂課時通常會說:我所說的話並不是真理,因此大家不要相信我所說的話。為什麼我要將自己的位置先降下來?因為我不要讓學生認為我是權威,我講的話都是對的。目前我所說的話僅是現在自己相信的話,未來那就不一定了,因為將來是會隨時變動的。最後我要再一次強調,面對每一個生命,我們應該都要用更強烈的態度,因為我們所說的內容並不一定是適合每一個人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